当前位置: 百姓购彩大厅在线中心 > 人才招聘 > 正文

4名孩子接连惨死!日本妈妈17年杀光亲生子女,动机成谜…

作者:admin 发布:2022-08-03 15:50 | 点击数:

她是日本神奈川县一名42岁的母亲,半年前,她涉嫌杀害自己孩子一案的调查结果一度引起轰动:

死在她手中的孩子,可能多达4个。

每一个孩子,都是她亲自生下,又亲自杀害的。

围绕她的争论一直没停过:她是否因为精神疾病而杀子、是否拥有刑事责任能力、杀害孩子的动机又是什么...

在经历近3年的调查之后,今天,上田绫乃被正式移交检方。

她始终否认自己的罪行,称从来没有做过伤害孩子的事。

但4个孩子接连死亡的悲惨事实,却像挥之不去的烙印一般,昭示着她的罪恶。

(高中时代的上田绫乃)

时间回到2012年,在和前夫离婚后,上田绫乃与现在的同居男友一起生下一名男婴。

两人给孩子取名为雄大。雄大5个月的时候,曾遭遇过一场意外。

当时,上田绫乃和雄大单独在家,不知为何孩子突然心肺停止,差点没能抢救回来。

当年的报道提到,结合上田绫乃的过往经历,警方怀疑可能是她亲自对孩子出手,但因为证据不足,没能将她逮捕。

最终处理方式是,当地儿童保护机构接收了雄大,在两年半的时间内承担起养育雄大的任务。

保护期结束之后,雄大被送回家里和爸妈一起生活,最开始,一家人的生活风平浪静。

2016年,上田绫乃再次生下一名男孩,男孩被取名为康生,雄大有了弟弟。

但遗憾的是,名为康生的男孩,却没能健康地生存下去。

平稳的生活没能持续太久,2017年,1岁多的康生在家中离奇死亡。

意外发生时,母亲上田绫乃亲自报了警。尸检结果显示,康生的身体上没有任何外伤,法医最终判断为“死因不详”。

像是诅咒一般,上田绫乃的孩子全都因为“意外”而死。

而从鬼门关走过一遭的雄大,再次被送进儿童保护机构。当地保护机构认为母亲上田绫乃有重大嫌疑,决定长期收留雄大。

(儿童保护机构的文件)

但问题是,保护机构是否有权长期收养孩子,需要经过当地法院的判断。

虽然保护机构态度坚决,但因为上田绫乃之前并未因孩子死亡被定罪,当地法院判定保护机构的收养理由不足,要求保护机构在一定时间内将雄大送回父母身边。

2018年11月,迫于压力,儿童保护机构不得不将雄大送回家中。

法院的这个判定,掐灭了雄大最后一丝生还机会。

2019年8月,回家不到一年的雄大,年龄永远停在了7岁。

在雄大死亡后,警方终于决定逮捕上田绫乃。

但不管怎么说,对她的制裁,都来得太晚了...

调查显示,上田绫乃当天在家中堵住了雄大的口鼻,导致其窒息死亡。

匪夷所思的是,和康生死亡时相同,在这次事件发生后,打电话报警的,依然是上田绫乃本人。

报警电话中她说,孩子突然痛苦起来,由此诱导警方向疾病、自然死亡等方面调查。

但司法解剖的结果显示,孩子嘴巴等部位的皮肤有剥落的痕迹,后脑勺似乎受到了很大的外力,有皮下出血。

而且,从雄大身体出现异常,到母亲最终报警,中间隔了40分钟之久,这也是很大的疑点。

综合种种证据,警方终于决定正式逮捕上田绫乃。

有了确定的证据,之前的孩子康生死亡的事件,也重新回到了聚光灯下。

调查人员重新搜集了司法解剖等资料,多名医生指出,康生的真正死因,可能是窒息引起的脑缺氧。

也就是说,康生和雄大,都是在母亲的伤害下,窒息而死。

针对上田绫乃的调查,又牵扯出之前两起被视为意外的事件。

她与现在的同居男友在一起生活之前,曾和前夫生下过2个孩子。

而这两个孩子无一例外,全都因为“意外事件”去世。

2002年,上田绫乃5个月大的儿子窒息死亡,当年的调查结果是“误饮牛奶导致的窒息死”。

2003年,上田绫乃1个月大的女儿突然死亡,报道提到,这次死亡的孩子被诊断患有“婴儿猝死症候群”。

因为临床和尸检都找不到充分原因,所有人都将这两起死亡事件当成是不幸的意外。

十几年过去,旧日不幸隐入尘烟,再也无人记起。

但雄大和康生的死亡,却再一次让这两起意外浮出水面。

时至今日,很难说当年的两起死亡事件都是出于意外,更大的可能是:上田绫乃亲手杀害了自己的孩子。

四个孩子,全都死于她自己之手。

调查结果一度引发轰动,但针对上田绫乃的定罪却依然是个难题。

原因是,在2012年,雄大心肺停止的事件发生时,她曾被认定为患有代理孟乔森症候群。

这一病症的经典表现是,成人会杜撰或制造孩子的病症,使孩子受到不必要的医疗,导致生理或心理上的伤害。

在儿童虐待层面,患者会对孩子施加复杂的虐待,通过虐待引起注意、获得社会层面的关注,达到某种精神上的满足。

同时,对孩子施加伤害后,加害者会向医务人员做假报告,加害者通常有偷偷做手脚不被发现的智慧,也能冷静沉着地进行自己的行动。

上田绫乃的熟人曾描述过,生下第一个孩子后,她有过多次呼叫救护车的行为,这似乎与试图吸引周围视线的精神疾病症状一致。

她的人生经历也透露出类似的因素:父亲在工作岗位上病倒去世,母亲患了癌症,她高中就退学在家照顾母亲,同时要代替母亲,照顾年幼的弟弟。

父亲去世两年后母亲去世,孩子们单独生活的时候,有一次在自家院子里放烟花,引燃了木头,引起了一阵骚动。

“现在回想起来,也有过奇怪的事情。上田绫乃说养的狗、兔子、仓鼠死后,会把它们埋在老家的院子里。”

“现在回想起来总觉得很可怕。而且,她在孩子死后也很平静,没有悲伤的样子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忘不了她当时那副淡然的表情。”

让人想不通的是,即使经历了孩子反复死亡的事件,雄大和康生的父亲,上田绫乃的同居男友,在事件中似乎完全缺席。

只有在一些报道中能零星看到他的发言:“我相信她,她不会做出这种事。”

结合生活经历、环境,考虑到可能有精神疾病的因素,是否为上田绫乃定罪及如何定罪,需要经过更复杂的考量。

于是,在今年2月被逮捕后,上田绫乃直到7月29日才被起诉。

横滨地方检察院认为,通过约4个半月的鉴定留置,检方不认为精神因素是能够脱罪的证据,可以追究被告人上田的刑事责任。

杀害四个孩子的恶魔,终于要付出自己的代价。

在日本网友看来,她并不是什么精神疾病患者,只是单纯的连环杀人魔。

所谓的人生悲惨经历并不值得同情,在她决定一次次杀害自己孩子的时候,就已经失去了生而为人最基本的善良。

很多人都在关注着她会被如何定罪,但最让人惋惜的,还是四个无辜的孩子。

“大难不死”的雄大,人生一大半时间都在保护机构度过,刚刚离开保护不久就再次惨遭母亲毒手。

而其余三个孩子的生命,无声无息,永远停留在了襁褓中...

Powered by 百姓购彩大厅在线中心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